Menu

老僧点了灯火

Source:adminAuthor:admin Addtime:2020/06/04 Click:89
“三伯六叔均遭此毒手,不能放过少林派!”哥哥恨声道。“这事不是巧合!”我道:“和前几天一样,武当派也出了事,宋大伯他们可能被俘了。”“弟,你说这也是朝廷做的?可是朝廷那里有会金刚指力的高手?金刚指可是少林派的功夫啊!”“哥,你记不记得胡青牛先生的医书中有述:西域有一路外家功夫,疑是少林旁支,手法及其怪异,断人脂骨,无药可治,仅其本门密药‘黑玉断续膏’可救。”“这么说,六叔的伤还有救?”哥哥大喜过望。“明教总坛便处西域,说不定有人知道这家神秘门派,哥,马上召集教众,向大家询问一下!”“好!”当下哥哥召集众人,询问有没有人见过有和少林武功相似的门派,杨逍等大人物茫然不知,洪水旗中一名小头目站了出来,怯生生道:“小的有一次带兄弟去收集黑油(即石油)时,见过一家寺庙,里面有一百多个和尚,但听附近的居民说,这寺庙里的和尚从来不念经,也不吃素,整日里练武,一个个凶神恶煞一般。而且附近经常有少女丢失,大家都怀疑是寺中的和尚所为,可是没有证据。”“八成便是这个!”我道:“寺庙何名?大概位置是哪里?”“寺庙叫金刚寺,在西南方大约二百里的地方。”我点点头,“哥,我们兵分两路,你带大家去少林,我去金刚寺!”“弟,太危险了,还是大家一起去吧!”“这样太费时间,而且我此去以‘盗药’为主,一个人行动方便些,而且寺中高手八成都已经投到朝廷中,留守的也不会厉害多少。”“那,你一定要小心!”我点点头,“哥,帮我好好照顾恋儿和贝姐姐。”哥哥点点头。我一拱手,运起云龙身法,向西南方疾驰而去。到得金刚寺外,已是深夜。但寺中灯火辉煌,显然僧众并未安歇。我纵身上了房顶,四处探看。看一处,皱眉,看两处,叹气,看三处,怒火中烧,三处都是僧众在宣淫,里边的女子表情不一,浪声浪语的估计是附近的妓女,满脸泪痕的应该是僧人从附近掳来的无辜少女。“还是先去寻药,再来救人!”我打定主意,四处寻找着丹房一样的建筑。在经过一个灯火辉煌的大屋时,听到房中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师弟,你去取那合欢散来,一会儿我要享用那个今天抓来的丫头。”另一个声音道:“师兄,那个丫头还真是漂亮,你享用完后可不可以……”那苍老的声音道:“我知道你的意思,行了,不会亏待你的,快去吧!”“多谢师兄!”这时房门打开,一个瘦小的老僧一脸淫笑走了出来,转身行去。我心中大喜, 二八杠在线网投游戏“正犯愁不知道丹房在哪里呢, 手机网投网址大全真是天助我也!”我远远跟在这个老僧后边, ag真人网投平台见他穿过了两排房子, AG在线真人博彩游戏平台走到了一个略显矮小的房子前,打开门,走了进去。就着月光,我看清了门上的两个大字,“药房”。那老僧口中哼着小调,在一堆瓶瓶罐罐中取出了一个朱红色的瓷瓶,转身向外走来。这时远远奔来一个小和尚,大声道:“师叔祖,方丈说刚通师伯来信说汝阳王府要些黑玉断续膏,麻烦你取些送过去。”“好的。”那老僧应道:“悟法,你去把这合欢散给方丈送去,告诉他我取了黑玉断续膏再过去。”“嗯。”小和尚接过瓷瓶,转身去了。老僧又进入房中,在药橱后按了一下,那药橱缓缓移开,后边露出一门,老僧点了灯火,走了进去。“原来藏得这般隐秘!”我从房顶轻轻跃下,轻手轻脚走了进去,在老僧捧着一个药罐走出来时,我一指点在他的死穴上,老僧哼了哼,便即毙命。我接住落下来的药罐,道:“这家伙怎地如此稀松,一招也接不了?想是他被酒色淘空了身子,又没料到会有人偷袭之故吧!”我揭开怀中的药罐,一股清新芬芳的药香迎面扑来,我点了点头,“好药!”接着钻进了老僧打开的暗门中。里边的空间不大,左侧是一张书桌,上面放了一个玉匣,行业资讯右侧是一个小药橱,上面放了十七八个药罐。我一个个望去,“哇,这里收藏不错啊!孔雀胆,鹤顶红,金蚕蛊毒,碧蛇涎,断魂丹……这些都是绝毒之物啊!这边是雪参丸,伏苓丹……这么名贵的伤药,好!我不客气了!”我把伤药通通洗劫一空,又把那些毒药中便于保存的也放入怀中。然后打开了那个玉匣,里边是一个小本,上边记载了百余年来制药的心得、配方,还有一些奇怪的医学构想。“不错,我也要了!”我将它放回玉匣,揣入怀中,然后放了一把火,接着直奔那间大屋。到了门前,我轻轻敲了敲门。里边老僧道:“师弟吗?你来得早了些,我自己还没有享用呢!小妮子刚刚动情……”一边说着一边过来开门。我暗暗戒备,待老僧一开门,我早已准备好的一指已当胸点去,另一手迅速抓向他的咽喉!老僧一惊之下,猛然后弹,那速度竟比候子还要敏捷。可是他却低估了我的速度,老僧后弹的步子刚刚停下,我那如影随行的一指已点上了他的死穴。看着他那不愿相信的眼神,我重重朝他的尸身上吐了口唾沫,“比轻功,你这老鬼怎会是少爷的对手!”这时身后香风一阵,我已经被一个火热的娇躯从背后抱住。一张喷着热气的檀口已经凑到了我的腮边,口中呢喃着:“给我……给我……”我这时才想起老僧说过的哪个少女,当下手一用力,将她从身后抱到身前。乖乖,还真是个漂亮的女孩儿!一张脸通红通红的,双眼喷射着火样的情焰,香襦半解,露出雪白的酥胸,娇躯不住地在我身上厮磨着,令人欲火大涨……我心道:“偏生在这个时候药性发作,眼下情势危急,说不定什么时候便有人发现,可又不能弃之不顾,万一我一走了之,说不定会发生什么意外呢!”我犹豫了一阵,一指点了她的软麻穴,然后将她用床单缚在背后,然后奔到寺院中到处放火。不一会儿,寺院中火光冲天,黑烟滚滚,冲出了百余个和尚,还有数十个花容失色的女子。我站在暗处,看到和尚便将之干掉,而且决不在一个地方停留。僧众忙着救火也未曾留意,被我一通突袭放道倒了三十多人。最后我左掌右剑杀入敌群,寺中果然没有什么好手,都是些被酒色掏空身子的家伙,半个时辰之后,寺中一百零五个僧人都躺在了我的脚下,寺庙也被一阵大火烧得干干净净。被这群淫僧劫掳的少女将近百人,我把她们全部放了出来,但无人识得背后的这个少女。我将从寺中搜出来的财宝给众女分了,然后背着背后的少女飘然而逝。我找了个山洞,将背后的少女解了下来,藉着月光一看。她已呈半昏迷状态,下半身的衣裙已湿得一塌糊涂。“没办法!”我摇摇头,三两下将少女扒光,又脱光自己的衣服,解开少女的软麻穴,下身一挺,带着绽放的处子鲜血,进入了少女的体内。少女一声娇呼,开始疯狂地迎合着,伴随着一阵阵剧烈的动作,汗水合着丝丝血水自我们下体的结合处缓缓而下……少女不知疼痛和疲倦地迎合着,我却有些替她心痛起来:刚破身便如此疯狂,又碰上我的大家伙,也不知她明天走不走得了路……我的目光落在少女的脸上,那弯弯的眉毛,新月般的大眼睛,可爱的小鼻子,嫣红的小嘴,带着我无限的遐想:若她不是这个状态,该是多么清纯动人的女孩子啊!她的酥胸不是很大,但充满弹力,还有股淡淡的香气,两颗嫣红的蓓蕾傲人地挺立着。小腹平坦光洁,没有一丝皱纹。楚腰纤细,不盈一握。大腿浑圆,修长,没有多余的赘肉,脚踝生得十分柔美,脚掌纤细动人,温润如玉,确实是个少见的美女。现在我所认识的女孩中,似乎只有幻真、雪盈和她能一较高下,周芷若在气质上都逊她一分。少女泄身之后便即睡去,我躺在她身边,将她身上的汗水一一擦拭,又将她下身清理干净,在创口上洒些消肿止痛的药粉。一切处理妥当之后,我抱着她的娇躯,沉沉睡去。

,,澳门网上开户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