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怎么听起来像是传说中的元神出窍?”我喃喃道

Source:adminAuthor:admin Addtime:2020/06/05 Click:97
下得山来,众人一路东行,晓行夜宿。由于同行之人甚多,贝锦仪便刻意和我保持距离,整天和小昭呆在一块儿,两人之间似乎有说不完的话。恋儿却不顾这些,整天和我腻在一块儿,两个人卿卿我我,好不快活。不过到了晚上,她却害起羞来,任我怎么说也不肯和我同宿在一个帐篷里,说是怕人家说闲话。这些天可把我憋得厉害,身边明明有佳人怀春,却是不肯和我同欢。唉,她们就是脸皮薄,要是换了朱九真和武青婴,现在早就来主动求欢了。我仰躺在帐篷内,轻拍了一下自己下身隆起的小“帐篷”,“你这家伙,越来越敏感了,只是想想而已嘛!好像自打和幻真宝贝儿有了那种关系之后,这家伙厉害了好多。对了!好几天没和宝贝儿联系了,跟她试试精神上的欢好吧!”“宝贝儿,宝贝儿,你在吗?”我在心里呼唤着。“人家正在睡觉,干嘛呀?”心中响起了幻真略带慵懒的嗔音。“想你了啊,老婆。”我陪笑道。“让我来看看……咦,我们的花花大少今晚身边怎么没有女孩子陪伴啊?!”我苦笑道:“恋儿不肯来陪我,那个贝锦仪更是好面子……所以,我就变成孤家寡人了。”“那个小昭呢,你不是一直在打人家的主意吗?”“老婆啊,不要吃醋啦,小昭她还是个小孩子而已。”“已经到了怀春了年龄了,不小啦!”幻真道:“而令她怀春的这个家伙就是你。”“老婆,你上次不是说,我们可以精神上那个吗?”我转移话题道:“要怎样才行啊?”幻真“噗哧”笑了,“你真的想吗?”“当然啊!我那里难受的厉害,再说,难道你天天梦中不是和我做那件事吗?”“讨厌!”幻真嗔道:“人家本来睡得正香,现在叫你这么一说,人家也想了。好吧,我教你,你闭上眼睛,心里想象着自己的神念从身体里飞出来,向我这里飞。”“怎么听起来像是传说中的元神出窍?”我喃喃道,“好!权且试上一试!”我按照幻真的指示,凝神运转着,不一会儿,果然心里一轻,自己轻飘飘地飞了起来,越飞越快,不一会儿,眼前出现了一个赤裸裸的女体,是幻真。我略微一愣,“老婆,你真的没穿衣服啊?”幻真嗔道:“还说我,你自己不也是嘛!”我忙低头一看,果然,自己也是不着一丝一缕。我道:“怎么回事?我刚刚明明穿着衣服的!”幻真拉起我的手,“傻瓜,神念状态下我们都是赤裸裸的,不说这个了,时间宝贵,我们还是尽情欢乐吧!”说着,她的双手便环上了我的脖子。“这么说,做完这一次之后,我下次再要找你又要三天之后了?”“这种精神上的欢好可比跨空间交谈费能量,我的大部分能量都用来架构这个空间,所以每次和你交流一次都要恢复一下才能再次和你交流,估计这一次,你想找我的话,总要七天以后了。”“我们这里的七天换算到你们那里也只是三百六十五分之七乘以二十四小时,才半小时左右嘛!和我相会一次,你歇个半小时也是应该的!”我双手抚上了她的酥胸,“春宵一刻值千金,宝贝儿,我们不要辜负了好时光……”由于彼此都是赤裸着身躯,几下爱抚,幻真便春潮泛滥。我将春水淋漓的手指在幻真眼前晃了晃,“你还是那么多水。”幻真娇面绯红,用双手遮住自己的双眼,呢声道:“好难为情。”我双手在她的酥胸粉股间上下游走,极尽爱抚之能事,幻真的雪臀缓缓摆动,贝齿紧咬着下唇,琼鼻中发出一阵令人心跳的呢喃声。“要来了哦!”我凑到她的耳边,轻声道。幻真脸红红地看了我一眼,动人地“嗯”了一声。我如聆圣音,轻轻地,柔柔地将两个人紧紧连在了一起……幻真发出一声动听的娇吟,下巴轻扬,周身发出了一阵轻微的颤抖,双手抱上了我的后背。我吻上她动人的唇瓣,在一声声咿咿唔唔的亲吻中,我们开始了甜蜜的爱情旅程…………第二十二章异事频现(上)下得山来,众人一路东行,晓行夜宿。由于同行之人甚多,贝锦仪便刻意和我保持距离,整天和小昭呆在一块儿,两人之间似乎有说不完的话。恋儿却不顾这些,整天和我腻在一块儿,两个人卿卿我我,好不快活。不过到了晚上,她却害起羞来,任我怎么说也不肯和我同宿在一个帐篷里,说是怕人家说闲话。这些天可把我憋得厉害,身边明明有佳人怀春,却是不肯和我同欢。唉,她们就是脸皮薄,要是换了朱九真和武青婴,现在早就来主动求欢了。我仰躺在帐篷内,轻拍了一下自己下身隆起的小“帐篷”,“你这家伙,越来越敏感了,只是想想而已嘛!好像自打和幻真宝贝儿有了那种关系之后,这家伙厉害了好多。对了!好几天没和宝贝儿联系了,跟她试试精神上的欢好吧!”“宝贝儿,宝贝儿,你在吗?”我在心里呼唤着。“人家正在睡觉,干嘛呀?”心中响起了幻真略带慵懒的嗔音。“想你了啊,老婆。”我陪笑道。“让我来看看……咦,我们的花花大少今晚身边怎么没有女孩子陪伴啊?!”我苦笑道:“恋儿不肯来陪我,那个贝锦仪更是好面子……所以,我就变成孤家寡人了。”“那个小昭呢,你不是一直在打人家的主意吗?”“老婆啊,不要吃醋啦,小昭她还是个小孩子而已。”“已经到了怀春了年龄了,不小啦!”幻真道:“而令她怀春的这个家伙就是你。”“老婆,你上次不是说,我们可以精神上那个吗?”我转移话题道:“要怎样才行啊?”幻真“噗哧”笑了,“你真的想吗?”“当然啊!我那里难受的厉害,再说,难道你天天梦中不是和我做那件事吗?”“讨厌!”幻真嗔道:“人家本来睡得正香,现在叫你这么一说,人家也想了。好吧,我教你,你闭上眼睛,心里想象着自己的神念从身体里飞出来,向我这里飞。”“怎么听起来像是传说中的元神出窍?”我喃喃道,“好!权且试上一试!”我按照幻真的指示,凝神运转着,不一会儿,果然心里一轻,自己轻飘飘地飞了起来,越飞越快,不一会儿,眼前出现了一个赤裸裸的女体,是幻真。我略微一愣,“老婆,你真的没穿衣服啊?”幻真嗔道:“还说我,你自己不也是嘛!”我忙低头一看,果然,自己也是不着一丝一缕。我道:“怎么回事?我刚刚明明穿着衣服的!”幻真拉起我的手,“傻瓜,神念状态下我们都是赤裸裸的,不说这个了,时间宝贵,我们还是尽情欢乐吧!”说着,她的双手便环上了我的脖子。“这么说,做完这一次之后,我下次再要找你又要三天之后了?”“这种精神上的欢好可比跨空间交谈费能量,我的大部分能量都用来架构这个空间,所以每次和你交流一次都要恢复一下才能再次和你交流,估计这一次,你想找我的话,总要七天以后了。”“我们这里的七天换算到你们那里也只是三百六十五分之七乘以二十四小时,才半小时左右嘛!和我相会一次,你歇个半小时也是应该的!”我双手抚上了她的酥胸,“春宵一刻值千金,宝贝儿,我们不要辜负了好时光……”由于彼此都是赤裸着身躯,几下爱抚,幻真便春潮泛滥。我将春水淋漓的手指在幻真眼前晃了晃, 信誉最好的棋牌游戏平台“你还是那么多水。”幻真娇面绯红, 可以赢游戏币斗地主游戏用双手遮住自己的双眼, 二八杠在线网投游戏呢声道:“好难为情。”我双手在她的酥胸粉股间上下游走, 手机网投网址大全极尽爱抚之能事,幻真的雪臀缓缓摆动,贝齿紧咬着下唇,琼鼻中发出一阵令人心跳的呢喃声。“要来了哦!”我凑到她的耳边,轻声道。幻真脸红红地看了我一眼,动人地“嗯”了一声。我如聆圣音,轻轻地,柔柔地将两个人紧紧连在了一起……幻真发出一声动听的娇吟,下巴轻扬,周身发出了一阵轻微的颤抖,双手抱上了我的后背。我吻上她动人的唇瓣,在一声声咿咿唔唔的亲吻中,我们开始了甜蜜的爱情旅程…………“这便是精神上的合欢吗?简直和肉体上是一模一样啊!”我坐在帐中,一边清理着自己下体上的分泌物,一边喃喃道。正在此时,忽听得沙漠的东北角上蹄声杂沓,有大队人马自西而东,奔驰而过,少说也有一百余乘。“有骑队?!”我微微一愣,穿上衣服,出了帐篷。哥哥和杨逍韦一笑先后奔来,哥哥道:“弟,深夜中大队人马奔驰,说不定是本教之敌,我带他们二人去看看,你在这里留守。”我点点头,“你放心,快去快回!”哥哥领着二人迅速向东北角奔去,不一会儿,三人一脸疑惑的奔了回来。我问:“怎么了?”“地上有血迹,也有折断的兵器,但没见到人,也没有尸体。”哥哥道:“所以,我们想听听你的意见。对了,那断的兵器上有敌人的名字,杨左使认出是崆峒派的人物。”我想了想道:“如果我所料不差,你们发现血迹的地方附近的沙土中一定有尸体!”“那我们再去一次!”“带上厚土旗一起去,他们有经验。”我道。在十数支火把的照耀下,厚土旗众从沙土中挖出了十多具尸体来,尽是崆峒弟子,具具尸体上都有伤,显然是被敌人杀死的。我叹了口气,“崆峒派想是遇上大难了,刚才那百骑队极有可能和敌人有关。崆峒派五老在我手下重伤三人,实力大减,这种情况下,他们再遇到敌人的袭击……”我在原地踱了几步,道:“很可能少数战死,其余人被俘。”“只是……是谁干的呢?”杨逍道。我摇摇头,“我也说不出来,总之,敌人在暗,我们在明,大家必须相当小心,我觉得他们的目的不可能仅是崆峒一派!”行到第五日上,前边草原上来了一行人众,多数是身穿缁衣的尼姑,另有七八个男子。双方渐渐行近,一尼姑尖声道:“是魔教的恶贼!”众人纷纷拔出兵刃,散开迎敌。“好像是峨眉派的人,不过从未见过,不知何以去而复回?”哥哥道,“众位师太是峨眉门下吗?”一名身材瘦小的中年尼姑越众而出,厉声道:“魔教的恶贼,多问甚么?来领死罢!”哥哥道:“师太上下如何称呼?何以如此动怒?”那尼姑道:“恶贼,凭你也配问我名号!你是谁?”我皱了皱眉,“真不礼貌!韦蝠王,咱们做一个游戏如何?你去把这些人都点了穴,我再去解,看咱们谁快!”韦一笑道:“那属下先出手了!”说罢,疾冲向前,穿进人群中,脚下动作行云流水一般,手上也丝毫不乱。我在他点中一人之后,也飞驰向前,他点哪个,我便解哪个,丝毫没有乱了次序。韦一笑点完最后一个,堪堪奔回原地,我也轻飘飘在他身后落了下来。明教中爆出一阵热烈的喝彩声,如此精妙绝伦、快速挪移的轻功,委实令众人大开眼界。下得山来,众人一路东行,综合新闻晓行夜宿。由于同行之人甚多,贝锦仪便刻意和我保持距离,整天和小昭呆在一块儿,两人之间似乎有说不完的话。恋儿却不顾这些,整天和我腻在一块儿,两个人卿卿我我,好不快活。不过到了晚上,她却害起羞来,任我怎么说也不肯和我同宿在一个帐篷里,说是怕人家说闲话。这些天可把我憋得厉害,身边明明有佳人怀春,却是不肯和我同欢。唉,她们就是脸皮薄,要是换了朱九真和武青婴,现在早就来主动求欢了。我仰躺在帐篷内,轻拍了一下自己下身隆起的小“帐篷”,“你这家伙,越来越敏感了,只是想想而已嘛!好像自打和幻真宝贝儿有了那种关系之后,这家伙厉害了好多。对了!好几天没和宝贝儿联系了,跟她试试精神上的欢好吧!”“宝贝儿,宝贝儿,你在吗?”我在心里呼唤着。“人家正在睡觉,干嘛呀?”心中响起了幻真略带慵懒的嗔音。“想你了啊,老婆。”我陪笑道。“让我来看看……咦,我们的花花大少今晚身边怎么没有女孩子陪伴啊?!”我苦笑道:“恋儿不肯来陪我,那个贝锦仪更是好面子……所以,我就变成孤家寡人了。”“那个小昭呢,你不是一直在打人家的主意吗?”“老婆啊,不要吃醋啦,小昭她还是个小孩子而已。”“已经到了怀春了年龄了,不小啦!”幻真道:“而令她怀春的这个家伙就是你。”“老婆,你上次不是说,我们可以精神上那个吗?”我转移话题道:“要怎样才行啊?”幻真“噗哧”笑了,“你真的想吗?”“当然啊!我那里难受的厉害,再说,难道你天天梦中不是和我做那件事吗?”“讨厌!”幻真嗔道:“人家本来睡得正香,现在叫你这么一说,人家也想了。好吧,我教你,你闭上眼睛,心里想象着自己的神念从身体里飞出来,向我这里飞。”“怎么听起来像是传说中的元神出窍?”我喃喃道,“好!权且试上一试!”我按照幻真的指示,凝神运转着,不一会儿,果然心里一轻,自己轻飘飘地飞了起来,越飞越快,不一会儿,眼前出现了一个赤裸裸的女体,是幻真。我略微一愣,“老婆,你真的没穿衣服啊?”幻真嗔道:“还说我,你自己不也是嘛!”我忙低头一看,果然,自己也是不着一丝一缕。我道:“怎么回事?我刚刚明明穿着衣服的!”幻真拉起我的手,“傻瓜,神念状态下我们都是赤裸裸的,不说这个了,时间宝贵,我们还是尽情欢乐吧!”说着,她的双手便环上了我的脖子。“这么说,做完这一次之后,我下次再要找你又要三天之后了?”“这种精神上的欢好可比跨空间交谈费能量,我的大部分能量都用来架构这个空间,所以每次和你交流一次都要恢复一下才能再次和你交流,估计这一次,你想找我的话,总要七天以后了。”“我们这里的七天换算到你们那里也只是三百六十五分之七乘以二十四小时,才半小时左右嘛!和我相会一次,你歇个半小时也是应该的!”我双手抚上了她的酥胸,“春宵一刻值千金,宝贝儿,我们不要辜负了好时光……”由于彼此都是赤裸着身躯,几下爱抚,幻真便春潮泛滥。我将春水淋漓的手指在幻真眼前晃了晃,“你还是那么多水。”幻真娇面绯红,用双手遮住自己的双眼,呢声道:“好难为情。”我双手在她的酥胸粉股间上下游走,极尽爱抚之能事,幻真的雪臀缓缓摆动,贝齿紧咬着下唇,琼鼻中发出一阵令人心跳的呢喃声。“要来了哦!”我凑到她的耳边,轻声道。幻真脸红红地看了我一眼,动人地“嗯”了一声。我如聆圣音,轻轻地,柔柔地将两个人紧紧连在了一起……幻真发出一声动听的娇吟,下巴轻扬,周身发出了一阵轻微的颤抖,双手抱上了我的后背。我吻上她动人的唇瓣,在一声声咿咿唔唔的亲吻中,我们开始了甜蜜的爱情旅程…………第二十二章异事频现(上)下得山来,众人一路东行,晓行夜宿。由于同行之人甚多,贝锦仪便刻意和我保持距离,整天和小昭呆在一块儿,两人之间似乎有说不完的话。恋儿却不顾这些,整天和我腻在一块儿,两个人卿卿我我,好不快活。不过到了晚上,她却害起羞来,任我怎么说也不肯和我同宿在一个帐篷里,说是怕人家说闲话。这些天可把我憋得厉害,身边明明有佳人怀春,却是不肯和我同欢。唉,她们就是脸皮薄,要是换了朱九真和武青婴,现在早就来主动求欢了。我仰躺在帐篷内,轻拍了一下自己下身隆起的小“帐篷”,“你这家伙,越来越敏感了,只是想想而已嘛!好像自打和幻真宝贝儿有了那种关系之后,这家伙厉害了好多。对了!好几天没和宝贝儿联系了,跟她试试精神上的欢好吧!”“宝贝儿,宝贝儿,你在吗?”我在心里呼唤着。“人家正在睡觉,干嘛呀?”心中响起了幻真略带慵懒的嗔音。“想你了啊,老婆。”我陪笑道。“让我来看看……咦,我们的花花大少今晚身边怎么没有女孩子陪伴啊?!”我苦笑道:“恋儿不肯来陪我,那个贝锦仪更是好面子……所以,我就变成孤家寡人了。”“那个小昭呢,你不是一直在打人家的主意吗?”“老婆啊,不要吃醋啦,小昭她还是个小孩子而已。”“已经到了怀春了年龄了,不小啦!”幻真道:“而令她怀春的这个家伙就是你。”“老婆,你上次不是说,我们可以精神上那个吗?”我转移话题道:“要怎样才行啊?”幻真“噗哧”笑了,“你真的想吗?”“当然啊!我那里难受的厉害,再说,难道你天天梦中不是和我做那件事吗?”“讨厌!”幻真嗔道:“人家本来睡得正香,现在叫你这么一说,人家也想了。好吧,我教你,你闭上眼睛,心里想象着自己的神念从身体里飞出来,向我这里飞。”“怎么听起来像是传说中的元神出窍?”我喃喃道,“好!权且试上一试!”我按照幻真的指示,凝神运转着,不一会儿,果然心里一轻,自己轻飘飘地飞了起来,越飞越快,不一会儿,眼前出现了一个赤裸裸的女体,是幻真。我略微一愣,“老婆,你真的没穿衣服啊?”幻真嗔道:“还说我,你自己不也是嘛!”我忙低头一看,果然,自己也是不着一丝一缕。我道:“怎么回事?我刚刚明明穿着衣服的!”幻真拉起我的手,“傻瓜,神念状态下我们都是赤裸裸的,不说这个了,时间宝贵,我们还是尽情欢乐吧!”说着,她的双手便环上了我的脖子。“这么说,做完这一次之后,我下次再要找你又要三天之后了?”“这种精神上的欢好可比跨空间交谈费能量,我的大部分能量都用来架构这个空间,所以每次和你交流一次都要恢复一下才能再次和你交流,估计这一次,你想找我的话,总要七天以后了。”“我们这里的七天换算到你们那里也只是三百六十五分之七乘以二十四小时,才半小时左右嘛!和我相会一次,你歇个半小时也是应该的!”我双手抚上了她的酥胸,“春宵一刻值千金,宝贝儿,我们不要辜负了好时光……”由于彼此都是赤裸着身躯,几下爱抚,幻真便春潮泛滥。我将春水淋漓的手指在幻真眼前晃了晃,“你还是那么多水。”幻真娇面绯红,用双手遮住自己的双眼,呢声道:“好难为情。”我双手在她的酥胸粉股间上下游走,极尽爱抚之能事,幻真的雪臀缓缓摆动,贝齿紧咬着下唇,琼鼻中发出一阵令人心跳的呢喃声。“要来了哦!”我凑到她的耳边,轻声道。幻真脸红红地看了我一眼,动人地“嗯”了一声。我如聆圣音,轻轻地,柔柔地将两个人紧紧连在了一起……幻真发出一声动听的娇吟,下巴轻扬,周身发出了一阵轻微的颤抖,双手抱上了我的后背。我吻上她动人的唇瓣,在一声声咿咿唔唔的亲吻中,我们开始了甜蜜的爱情旅程…………“这便是精神上的合欢吗?简直和肉体上是一模一样啊!”我坐在帐中,一边清理着自己下体上的分泌物,一边喃喃道。正在此时,忽听得沙漠的东北角上蹄声杂沓,有大队人马自西而东,奔驰而过,少说也有一百余乘。“有骑队?!”我微微一愣,穿上衣服,出了帐篷。哥哥和杨逍韦一笑先后奔来,哥哥道:“弟,深夜中大队人马奔驰,说不定是本教之敌,我带他们二人去看看,你在这里留守。”我点点头,“你放心,快去快回!”哥哥领着二人迅速向东北角奔去,不一会儿,三人一脸疑惑的奔了回来。我问:“怎么了?”“地上有血迹,也有折断的兵器,但没见到人,也没有尸体。”哥哥道:“所以,我们想听听你的意见。对了,那断的兵器上有敌人的名字,杨左使认出是崆峒派的人物。”我想了想道:“如果我所料不差,你们发现血迹的地方附近的沙土中一定有尸体!”“那我们再去一次!”“带上厚土旗一起去,他们有经验。”我道。在十数支火把的照耀下,厚土旗众从沙土中挖出了十多具尸体来,尽是崆峒弟子,具具尸体上都有伤,显然是被敌人杀死的。我叹了口气,“崆峒派想是遇上大难了,刚才那百骑队极有可能和敌人有关。崆峒派五老在我手下重伤三人,实力大减,这种情况下,他们再遇到敌人的袭击……”我在原地踱了几步,道:“很可能少数战死,其余人被俘。”“只是……是谁干的呢?”杨逍道。我摇摇头,“我也说不出来,总之,敌人在暗,我们在明,大家必须相当小心,我觉得他们的目的不可能仅是崆峒一派!”行到第五日上,前边草原上来了一行人众,多数是身穿缁衣的尼姑,另有七八个男子。双方渐渐行近,一尼姑尖声道:“是魔教的恶贼!”众人纷纷拔出兵刃,散开迎敌。“好像是峨眉派的人,不过从未见过,不知何以去而复回?”哥哥道,“众位师太是峨眉门下吗?”一名身材瘦小的中年尼姑越众而出,厉声道:“魔教的恶贼,多问甚么?来领死罢!”哥哥道:“师太上下如何称呼?何以如此动怒?”那尼姑道:“恶贼,凭你也配问我名号!你是谁?”我皱了皱眉,“真不礼貌!韦蝠王,咱们做一个游戏如何?你去把这些人都点了穴,我再去解,看咱们谁快!”韦一笑道:“那属下先出手了!”说罢,疾冲向前,穿进人群中,脚下动作行云流水一般,手上也丝毫不乱。我在他点中一人之后,也飞驰向前,他点哪个,我便解哪个,丝毫没有乱了次序。韦一笑点完最后一个,堪堪奔回原地,我也轻飘飘在他身后落了下来。明教中爆出一阵热烈的喝彩声,如此精妙绝伦、快速挪移的轻功,委实令众人大开眼界。

  福彩3D第2020083期试机号:193,奖号:440。

,,澳门真人皇家网投